在线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平台(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查看: 2201|回复: 5

11月24日至11月25日参加麦田活动手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12-1 0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24日,星期六。湖北麦田在华中农业科技大学举行图片展览。因为有些工用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打算参加。
前些天,听小云说她已经回湖北潜江了,24号图展她会来汉参加。看到她如此的热情,对麦田的事情如此用心,真是感到高兴,于是,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她,让她来武汉后与我联系。
24号上午九点三十二分,拔通小云的号码。
“晓云,你现在在哪里呀?”
“雨露吧?我现在在公交车上,快到华中科技大学了。”
“噢,我怕你找不到,所以昨天将我的号码给你,让你来武汉后给我打电话,我好去找你,你已经快到华中农业大学了吗?那路上小心点啊?今天我可能不过去了。”
“好的,那你忙吧,有机会再见面啊。”
“恩,行,那我挂了啊!路上小心点!”
“晓云——”
我想起了一件事,本能的喊了起来,声音有些大,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不会吓着小云吧,心里这样想着,但很快又笑了。
“雨露,咋了?”小云好奇地问着我。
“你刚刚说你快到哪儿啦?”同于华中农业科技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听起来差不多,晓云在电话里说的时候没太听清楚,又怕她走错了,所以这样问她。
“华中科技大学呀!李子姐她们不是通知在那里有图展吗?”晓云疑惑地问。
“晕死了,是你自己搞错了吧?李子姐她们在群里明明通知的是在华中农业大学啊!昨天不是说好了,让你来武汉后与我联系吗?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呀?我都急死了!”我用责怪的口气跟她说,但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过份。毕竟晓云是第一次来武汉,人生地不熟,走错路是很正常的事,至于没有联系我,肯定是怕给我添麻烦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晓云确实是怕打扰我。她说:“雨露,不好意思啊,我是觉得麻烦你怪不好的,再说,我知道你很忙,所以就……”
呵呵,你真是的,都是朋友,干嘛要那客气呀?你赶快下车吧,问下别人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去接你吧!”
我在七一七研究所附近。
“晕死了,七一七研究所在哪里呀?”
晓云说的地方我也不太清楚,都急死我了。
我让晓云再向人家打听打听,她告诉我离我这里不是太远,我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晓云,不好意思噢,本来说去接你,可我也找不到你到底在什么地方,要不你找个车站直接来武汉大学吧,到了这儿,我再和你一起去华中农业大学。”
实在没有办法,只能这样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小云来消息说:“雨露,我已经到了武大正门噢。”
“好的,我马上过来。”
拿着包包正要去接晓云,四楼的江教授和她妻子来了。
哎,真是倒霉噢,怎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个节骨眼来,气死我了。
我沏了两杯茶,心不在焉的和江教授们聊着天。
都过了十几分钟了,晓云要是再看不到我,一定会着急吧,会不会怪我啊?
要是有分身术就好了,这样既可以安心的招待江教授们,又可以不让晓云久等。
郁闷。
极度郁闷。
办公室门开了,某老师来了,兴奋,实在是太兴奋了。
来得真是时候啊,我都急死了,还好,总算有人来了,总算可以开溜了,某老师真是我的大救星啊。
人家刚来,我就要走,是不是不好啊,还是再呆会儿吧。
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
时间过的好慢噢。
不行,我必须得走嘞,不然,晓云会很着急的,恩,是的,再来走可就来不及了。
找个借口,马上开溜。
晓云现在在武汉大学正门口,而我在武测,走过去得十几分钟,跑过去也得七八分钟。不行,这样小去可就真的不高兴啦。
的士,唯一的办法是打的。
车上,我在想,晓云是个参加工作了的十九岁小姑娘,一定把自己打扮得很花俏吧。会不会穿着很时尚的衣着?会不会扎着高高的马尾辫?
到了。
我赶紧掏出手机,一边拔号,一边四处张望,寻找着我所想象的我要找的人。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电话又没人接。
来来往往的车辆,匆匆忙忙的行人,我要找的晓云到底是哪个哩?
睁大眼睛再找,电话照拔。
找啊找,似乎都不是我要找的人,唯一有点像的是坐在校门旁边花坛上的两位女生,因为只有她们像是在等人。可晓云不是一个人来的吗?好像没有听她提起过她会和某某朋友一起来啊。
带着一线希望,我盯着她俩,继续拔打着没人接的电话。
汗。
居然还是没人接,那两位女生也没有任何举动,继续悠闲地坐在那里。
真是出鬼了,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怎么就没人接哩,会不会出什么事呀?听说现在的骗子可多了,晓云该不会被骗子拐跑了吧。想到这里就冷汗直冒。
不能就这样放弃,继续拔。
手机都快没电了,再不接电话,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就这样不停的拔,总算给拔通了。
我看到了,一定就是她了。坐在花坛左边的一位女孩正在从包包里掏东西,凭直觉,我认为她就是在掏手机,没等她掏出来,我已经跑到她们面前。
“你好,请问你是晓云吗?”
“恩,你是?你是雨露吗?”
“是呀!晕死了,你咋不接电话哩?我都拔了N遍,都急死我了。”
“不好意思噢,我手机铃声太小,这里人又多,吵吵闹闹的没听到。”
“对了,怎么没听你提过是和朋友一起过来的啊,我还以为是你一个人,刚刚看到你们,猜到就是你,可看到是两个人就不敢上前打招呼,怕认错了人。这位是?”
“噢,这是我朋友,叫杨蒙。”晓云连忙向我介绍。
此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让她们吃过中饭再一起去华中农业大学。可晓云坚决要先去华中农业大学。没办法,只有这样罗,毕竟晓云是客人,就按照她说的办吧。
珞珈山,公交车站。
前天听李子姐说591的终点站就华中农业大学。
591似乎很难等,等了好长好长时间都没到。
我们一边等,一边聊天。
一位婆婆拿着个破饭碗找我们要钱。小云给了那婆婆一元钱,而我没有。
婆婆身体看起来还可以,大概五六十岁左右,在我们家乡,像这样的婆婆大多都在家生产劳动。
其实这个婆婆我很“熟悉”,因为每次在这个站等车的时候都会碰到这个婆婆。以前,每次看到了都会像小云一样,给一两块钱那婆婆,但现在我将伸进口袋里的手抽了回来。
以前总是同情,现在遇到的次数多了,也就厌烦了,我不理解婆婆为什么会这样,乞讨好像就是她的工作,而珞珈山公交车站就是她上班的地方。
看到婆婆拿着破碗从我身边走过,向其它人露出哀求的眼神时,心中不禁升起一丝丝的凉意。
小云的朋友杨蒙说她想去汉口看望她战友,将她送上车,我和小云继续等待591
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头晕晕的,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好想休息一下。车子还没有来,我蹲在地上都不想起来了,小云问我怎么了,我也不知道,上午还好好的哩,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哩。
也不知等了多久,591来了,车上人满满的,好想坐一下,可没有一个座位是空的。
我从包包里拿出几张白纸,找个空地方,靠着车后门处座了下来。
还没坐两站,就感觉越来越不舒服了,我数了一个,从珞珈山车站到华中农业大家一共有十六站,而刚过两站,现在就受不了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也许是太累了吧,居然坐在地上睡着了,旁边一人下车时不小心将我踢了一脚,也就惊醒了,但还是很不舒服。
大概走了一半的路程吧,不知道是哪位好心人给我让了个座位,当时连站都站不起来,是小云和旁边一人将我扶到座位上。
一路上我睡着了,快到站时才醒来。
终于到了华中农业大学,我和小云兴奋极了,可没高兴一会儿就郁闷了,因为这学校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只知道图展的地点是在荟园,可荟园在哪儿,我们怎么知道噢。
前面几个帅哥,我大着胆子问她们:“同学,你们好,请问一下,你们知道荟园在哪里吗?”
“不好意思,我们也不是这个学校的,你再问问其它的同学吧,不好意思啊。”
“你好,打扰了,请问你知道荟园在哪个地方吗?”我追上前面的两个美女,礼貌地问。
“你是要去荟园食堂还是荟园宿舍啊?”
图展应该是在食堂那里吧,我想。
“荟园食堂。”
“你们直接往前走,走到十字路口时,往右拐,再往前走就到了。”
“噢,谢谢。”
走了一段时间,可根本就没看到十字路口,我们着急了,害怕走丢。我得再找个人问问,前面一个漂亮女孩,看起来很随和,我决定问她。
“打扰一下,请问你知道荟园食堂在哪吗?谢谢”
“你直接往前走,走十分钟左右,就会看到一个逸夫楼,你从逸夫楼前面过去,向右走,再向前走,就会看到荟园食堂。”
我和晓云就这样一边走一边问,总算找到了荟园食堂。
大老远就看到李子姐和孙姐,我使劲喊,可她们都没有听到。
麦田主题歌《小小的希望》是那样的动听,我陶醉其中,不禁也哼起来了。
李子姐她们总算看到我们了,相互打了个招呼,我将晓云和她们介绍了下。
“雨露,你不是说不来吗?以为你真的不来,所以今天只带了晓云的麦服,你的麦服,如果明天有时间过来的话,我再帮你带过来吧。”
“恩,好的,麻烦你了,李子姐。”
说完,我领着小云将图展看了一遍。这是我第三次看图展了,每次看都是同样的感动。但这次是最感动的一次,因为李子姐。
说实话,我不得不佩服李子姐的解说能力。和晓云看完图展,李子姐又带着我们两人将图展从头到尾讲解了一遍。她讲得如此地认真,如此地详细,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动情。以至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图展看了那么多遍,就算感动,我也一直未流过泪,那次在湖北大学,同样也有人为我讲解,虽然心里酸酸的,可像这次这样的情形却是第一次。
是的,我流泪了,我任我的泪水就这样往下流,我没有立即去擦干,继续认真的听着,晓云还以为我是因为不舒服才流泪,好几次劝我早点回家休息。
李子姐将图片讲解完后,觉得真的累了,真的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
孙姐递给我一个苹果,让我吃了它,由于不舒服,什么都不想吃,但还是十分感谢孙姐的热情,在我看来,孙姐是一个十分幽默的人,总能给人带来快乐。
大概二点钟的样子吧,棱角来了,他这个人很不错,大家都挺喜欢他的,看起来很随和,很开朗,还是我的老乡噢,可惜我们没有说什么话,呵。
艳子姐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她好像是中南财经大学大三学生吧,她好像挺积极的,每次参加活动都能看见她。
战士,湖北大学图展那天见过他,这是第二次见到,也是一个很开朗的男生。
呵呵,丫头,很有趣的一个名字,听着很亲切,我是第一次见到她。
和大家相处在一起,什么烦恼都没有了,真的非常非常开心,可惜时间总是那样快,每次都是匆匆忙忙的来,匆匆忙忙的去。
两点过十几分,接到一个老师的电话,说要用会议室,而会议室的钥匙只有我一个人有,没办法,只好回去。可是,真的好舍不得噢,才那么一会儿。
走了十几分钟,还没走出华中农业大学,又接到那个老师的电话,说不需要用会议室。也好,这会儿我又在犯晕,实在是非常不舒服。我只想早点回家,可公交车站在哪儿?真的不想再走路了,于是打的准备回家,又觉得该去医院看下,就直接去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到医院时,两点四十多了,挂号,直接去了内科。
手续真多,楼上跑到楼下,楼下跑到楼上,跑了六七遍,本来不舒服,这一跑更不舒服。
看病的医生让我到楼下去交费,做皮试,量体温,体温居然38.5℃。
我将体温告诉看病的医生,那医生又让我到楼下去交费、验血。
血也验了,才给我开药。
又去交费、取药。
药取了,准备去打点滴,居然快六点了,医生都在下班了。
无奈,只好去地下室打,晚上快九点才到家。
虽然中午没吃饭,可晚上还是不想吃,回家冲个凉,倒头就睡。
1125日,是麦田湖北一周年纪念日,早上起来都好得差不多了,真是高兴,因为好了就不必去打点滴啦,可以去华中农业大学参加麦田湖北一周年会议。
早上起得蛮早,直接去了华中农业大学。
这次会议由华中农业大学经管学院同学主持。当我赶到时,已经开始了。棱角正在对了麦田湖北一周年以来的助学成果进行总结。之后,李子姐也将各小组进行分工和任务分配,并将各小组成员一一向大家介绍。
人事组由杜姐管理,呵,可惜偶不认识噢。
秘书处及财务就由李子姐和我来管理。        
回归负责资料审核,回归也是很早就知道的,但也不认识,只是听说过。
成语和小云就负责资料整理 ,成语见过一次,印象还蛮不错的,小云是非常积极的。      
媒体,物资汇总都由纳信来负责,纳信也经常在论坛见过,可惜也不认识噢。
展览组由艳子姐负责,相信她一定行,因为她还是有这个能力的。
网宣组由王高负责,王高是个很不错的男生,大家都挺喜欢他的,都喊他帅哥,做事也挺认真的,对她女朋友也特别好,是大家学习的榜样噢。
外联组就由天天儿童节负责,天天儿童节见过两次,第一次还见到了他的女儿,挺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她特别喜欢李子姐。
后勤组由孙姐负责,真是辛苦她了,希望孙姐好好干下次,大家都支持她。
这次会议开得挺成功的,非常有意义,另外,这次会议还成功组建了一个心理小组,要想将这个小组的工作做好,我认为是很艰难的,但我相信大家都是不怕吃苦的,都是好样的,希望这个小组一切顺利。
    这次参加活动,受益不少,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认识了不少的朋友,真的非常非常开心。
    希望麦田一天比一天成熟,一天比一天强壮。
    希望爱无处不有。


                                      2007年12月1日凌晨3点57
发表于 2007-12-1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年青真好,精气神十足啊[em01]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em01]
发表于 2007-12-1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em01][em01][em01]
发表于 2007-12-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雨露,那天真的好谢谢你呀~~~~
 楼主| 发表于 2007-12-10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em01][em01][em0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麦田计划 ( 粤ICP备12076381号-3 )

GMT+8, 2020-1-26 02:37 , Processed in 0.05939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