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平台(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查看: 770|回复: 0

身边的麦友 I 第二期:山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9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03.jpg
万万没想到

庚子年春节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度过

中华儿女共克时坚

白衣战士齐聚荆楚

此刻的你

是在家隔离还是已经开工?

在度过这样一个独特的春节假期后

你会不会有些想念--往年

催婚的亲戚

唠叨的父母

总是在众人面前揭短的发小

以及那些可以肆意玩闹的时光

希望我的祖国

能够尽快战胜COVID-19病毒

恢复昔日的繁荣!

也希望每一位麦友身体健康!


身边的麦友

第二期要给大家介绍的

恰好是来自湖北的麦友

风风火火,热心有爱的山妖姐姐

下面我们把话筒交给山妖

请开始你的讲述

Q: 您的ID名字挺独特的,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我喜欢户外运动,玩户外时需要每个人起一个网名,方便大家称呼。

我想起以前读《山海经》时里面有各种妖怪,户外又经常爬山,所以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山妖。

后来加入麦田,也要有一个ID,我就继续沿用了山妖这个名字。

Q:听说您是麦友在路上捡来的,能讲讲这个故事具体细节吗?

2008年汶川地震,让我发现个人的力量实在太渺小了,我看电视上的地震救援节目,看的我痛哭流泪。

于是我就开始找公益组织想要参与公益活动,后来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一个做环保的公益组织。

在这个环保公益组织中我认识了来自湖北恩施的向老师。

向老师当时是自费来上海学习公益相关的知识,学习完后她又回到了湖北。

有一次我回湖北老家时,向老师和我联系,告诉我那几天麦田的人正好在湖北恩施,问我要不要和他们一起去恩施看看。

我考虑了一下,就去了,在约定好的高速路口,老朱就从车上下来接我。

上车后,我问他们:“麦田是干嘛的?”

老朱他们告诉我:“我们是做儿童助学的”

我才搞明白,麦田是一个公益组织,不是一个地名。

在路上,我听老朱和另外几个麦友一路都在就关于怎么对待小朋友,麦田的一些理念等问题很激烈的争论,

我看他们争得面红耳赤的,心里还挺紧张的,怕他们打起来。

没想到,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没事,麦田的氛围很好的,我们经常这样争论,畅所欲言,争完了就争完了,不带私人恩怨的”

我当时都懵了,从体制内出来的我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他们认真的态度让我对麦田产生了兴趣,于是我就开始不停地发问,老朱他们给我详细地介绍,一路上四个小时,我们就一直聊麦田。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08.jpg

到了恩施之后,他们问我:“把你往哪放啊?你住哪里?我们要进山了”

我说:“我跟你们走吧。

就这样,我跟着他们在恩施走访了三天,虽然只和老朱他们在一起走访了三天,他们对我的影响很深刻,直到现在,我的很多处理问题的方式,依然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13.jpg

后来跟海达,老朱告别时,我问他们上海有麦田吗?

他们说有,并且告诉我上海分社地论坛网址,我就在上麦论坛留言:“新人,找组织。”

通过论坛,我跟上海麦田的负责人联系上了,就这样,我成为了一名麦友。

Q:您参加过很多次走访,有印象比较深刻的经历吗?

第一次走访,印象特别深刻。

当时我跟着老朱,海达他们直接就进山了,到学校,我一看,那些小孩居然在泥地里打滚,简直就是泥娃娃,我都惊呆了。

一下车,老朱就派给我一个任务,他让我先去和小朋友接触一下。

我一下子就懵了,心里想着:“这小孩这么脏,都在泥地里打滚,我怎么下手?”

这时候,正好有两个小孩在打架,我就跑过去说:“不许打架,不许打架”,硬把他们拉开了

一会,老师出来了,老朱和老师交流了几句。

然后我就看到老朱,就随手就抱起一个泥娃娃,抱在自己怀里,开始关心地问他:“你几岁了?家里爸爸妈妈好吗?你读几年级了?”

我看到那个孩子,脸上拖着鼻涕,身上真的很脏,我心里想:“这怎么能抱的起来?”

但是我扭头看别的志愿者,他们都在和小孩玩啊,聊天啊,只有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那里,插不进去。

后来,老朱就开始教我怎么和孩子交流,怎么关心他们。

走访结束,和小朋友们拍合照,同行的麦友真的就是很自然地抱着孩子。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17.jpg

那时候我就在想:“这一群人是真的在做事,别的我不了解,但是至少湖北的这几个麦友是真的在做事,如果每一个小朋友都是这样由志愿者自费亲自去走访筛选出来的,那我们根本不用担心资助人的钱流向不明,没有用到刀刃上。”

还有一个是我现在正在资助的孩子A。

我认识她时她还在上小学,我们去她们学校走访,她负责给我们带队

一见到她我就发现这个小姑娘和别的小孩不一样

她和我们说话,沟通和别的山里的小孩不一样,其他的小孩不怎么说话,A会主动和我们聊天,她的笑容非常有感染力。

但是我们到她家时,发现她们家真的很困难。

她妈妈去世了,爸爸又娶了一个新的妻子,继母刚生了一个小宝宝,当时我本能的觉得这个孩子在家里,地位不会高。

所以我就拐弯抹角的问她:“我看你们家的养的有鸡,那你们家的鸡下了蛋是拿来卖,还是拿来自己吃?”

A和我说:“给妈妈吃,妈妈身体不好。”

听了她的回答,我感觉这孩子乐观善良又很有包容心。

从她们家出来,我就说:“A这个孩子我要资助。”

本来豹子要资助她,被我硬抢过来了。

然后我就一直资助A到现在,今年6月就要高考了。

我一共资助了两个小朋友A和B, B我也很有感触。

B也是妈妈去世,爸爸又娶了新的妻子,家庭条件也很差。

但是前年大回访,我发现她们家家庭条件改善了,她爸爸带着妈妈在南宁市打工,弟弟在南宁市读书,留她一个人跟着俩伯伯在老家生活。

我当时写回访报告时,就非常纠结:我到底要不要把真实的情况写上去?

如果写上去,B就不符合麦田的资助条件了,但是如果不写上去,就是隐瞒事实,并且对其他的孩子不公平。

当时我真的是纠结的不得了,最后还是一咬牙,一跺脚,如实的写了报告,取消了B的资助资格。

勾完之后,我心里又翻腾了,总觉得不对劲。

然后我又给南宁的管助学的负责人妞妞打电话,要改报告。

妞妞说:“不可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更佩服你的行为,这是一个真正的老麦能做的事情,你这是在为麦田负责。

但是我自己心里真是别扭坏了,后来回到南宁分社,我和南宁分社的人商量:“B的资助被取消了,你们如实告诉她,我自己给她零花钱,可能比麦田要少一些,每次给她一百块,我现在先在你们这存八百。”

后来B给我写了一封信,告诉我她能理解,但是我心里很难过,我觉得B没有了妈妈,又失去了麦田的资助。

Q:作为资助人,您和被资助的小朋友是怎么互动的?有什么感触?

我自己是没有和被资助的孩子过多接触

我一共资助过两个小朋友A和B,都是女孩,我和她们接触都不多

但是相比较其他大部分被资助的孩子,我们的互动还是良性的

Q:除了麦田计划,您还参与了别的公益活动,在这个过程中您有什么样的感触?

我只参加过两个公益组织:环保公益组织C和麦田计划。

两个公益团队都很好,但是我更喜欢麦田计划的公益理念:快乐公益

麦田虽然做的是助学,但是倡导快乐公益,这让我感到更轻松

一开始我做公益时,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压抑,后来在老朱的帮助下,我明白了自己压力的来源

我第一次走访老朱他们就给我讲:“你不要站在自己的立场去伤心,你要真正的去做一些事情,让小朋友去识字,有文化。”

老朱的话,一下子让我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原来我一直觉得心里沉沉的,但是自己又不知道哪个地方有问题,听完老朱的话,我一下子豁然开朗。

我做公益,只是一个志愿者,没有想成就一份多伟大的事业,只想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尽力让他们的生活有所改善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身背枷锁,那太沉重了。

快乐,是我做公益的动力,我不想因为做公益而变得不快乐了。

Q:作为上海麦田五人组成员,您对上麦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期待?

最早的时候我们就是想多做一些活动,后来上麦经历了一些波折,我沉寂了一阵子,过了几年,我又重新回来了,现在经过几年的时间,上海麦田又慢慢开始积蓄能量

我觉得上海麦田当务之急是完成注册,正式注册后维持正常运转,最后才能谈到发展。


Q:听说您有很多别致的兴趣爱好,生活很丰富,能给我们分享一下吗?


我的时间比较充裕,所以就拓展出许多爱好,感兴趣的事都想试试

我喜欢追星,看书,听相声,有时候也打游戏,比较喜欢古风游戏

我觉得不管是追星,说相声,做公益还是工作都一样,凭着一颗本心用心去做事,最后都给我和别人带来了快乐。



妖姐与相声演员苗阜,王波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24.jpg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29.jpg



我还喜欢养小宠物,养过小狗,也养过小猫。
小狗宝宝


我养的小狗叫宝宝,是我在路上捡的

遇到他的时候浑身受伤,血胡拉茬的,瘦的能看到一根根肋骨,简直不能活

他在路上站着,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我就向他招手,叫他:“宝宝,宝宝,你过来”,没想到他就真的过来了。

我把它带回家后,花了很多钱给他治病,每天一日两餐严格按照书上写的方法,用称严格的称重,给他做狗食,过了大半年才养的胖乎乎的,有点狗样(小编忍不住插一句:您家还缺人吗?我感觉我活得还不如你的小狗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3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42.jpg


可是它病的实在太严重了,总是尿血,所以养到第二年我不忍心看他这么痛苦的活着,就带他去宠物医院安乐死,最后送到宠物火葬场火化了。

宝宝陪伴了我两年的时光,虽然他身体不好,我依然很喜欢他。

小猫丢小肥

我的小猫叫丢小肥,是我们邻居发现的一只流浪猫

我们邻居发现连着三天,有一只小猫都在翻垃圾箱找吃的

我就把小猫领回家了,洗干净,现在丢小肥是我的小伙伴,每天同吃同睡同玩耍,

他性格很好,抱着出门什么的,很听话,从来不挣扎,都是像小婴儿一样,搂着我的脖子,紧紧的抱着我

但是他不爱拍照,一看我拿起手机,撒腿就跑,所以很难拍到一张静止的丢小肥


小编:虽然丢小肥不爱拍照,但是架不住有一个坚持不懈,爱拍照的麻麻啊



以下是丢小肥个猫汇报演出时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47.jpg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751.jpg
不说了,小编打算等疫情过去后组队去山妖家偷丢小肥,想一起去的小伙伴,大家不要拥挤,排队有序摇号

Q:您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要比你的同龄人年轻许多,你有什么永保青春的秘诀吗?

这个问题我和慧姐有个共同的说法:来麦田做公益啊!

我现在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参与公益,能让我与社会产生一些连结,更有生机。


小编的话


性格爽朗的妖姐声情并茂的讲自己:

去走访把自己的半月板磕得粉碎去华山医院看病惊呆医生;

为了尽量多走访而一再推迟手术的时间;

与麦友为了工作发生激烈的争执;

因为麦友的冤枉任性的撂挑子消失;

熬夜打游戏,看小说;

追星时不忘在粉丝群里为麦田招募志愿者;

看到流浪狗伤势过于严重心疼的大哭;

在家和丢小肥抢东西吃;

非常认真的给宠物仓鼠起名大花和二妮;

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又仿佛这些故事就发生在昨天,

现在依然历历在目,

也许这就是生活,

一个麦友有血有肉,

热气腾腾的生活。


祝福妖姐,希望她在今后的日子能够继续生龙活虎,开开心心的!

如果你对上海麦田或者“身边的麦友”系列文章,有好的建议或者意见,也欢迎私信小编,或者在评论区留言!



                                                                                                                                                     图片来源 | 山妖
                                                                                                                                                     图文编辑 |牛牛



上麦| 人物 | 故事
—身边的麦友—

谢谢这些孩子
给我们一个表达爱的机会                                                                      微信图片_20200328232045.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麦田计划 ( 粤ICP备12076381号-3 )

GMT+8, 2020-7-6 21:04 , Processed in 0.09584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