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52|回复: 4

素静关于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质疑说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5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素静 于 2017-7-6 14:16 编辑

    近期陆陆续续收到很多志愿者以及代课老师资助人联系,问我为何还不为此事发声,鉴于此事对于我个人名誉以及代课老师项目、麦田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我深感抱歉。2014年下半年-2015年代课老师项目我负责,2016年开始下放柳州分社。此事因我而起,那么我也应该进行全面的回应。
凡事都要溯源,我慢慢整理整个事件发生事件及脉络。
    一、2016年12月份接到麦田教育基金会财务部工作人员小大信息,问我要代课老师项目所有发放相关材料,我在2016年12月14日将所有材料发到小大邮箱。整个沟通过程中从未提到过有人质疑代课老师资助款去向的问题。

    二、2016年12月21日,基金会小大再次联系我说忻城某位老师的凭证找不到,我又再一次发相关资料。这一次沟通也从未提到过有人质疑代课老师资助款去向的问题。

    三、2017年1月4日,基金会财务小大再次联系我,问我是否可以打印转账银行流水账单。我回复我问一下负责转账的志愿者,志愿者回复时间太久了,不知道能不能打,因为是个人账号,还有个人信息在里面,我也如实转达小大。小大没有再回复,此次沟通也依然未提到过有人质疑代课老师资助款去向的问题。

    四、2017年3月4日,麦田项目部负责人北北联系我,告知麦田财务工作人员在电话回访中发现有来宾忻城、江西吉安代课老师反馈从未收到代课老师资助款事情。我当时非常震惊,因为这两个地方资助款发放是转钱至地方志愿者负责发放,我立即联系忻城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负责人蒙晓梅询问关于发放问题,蒙老师反馈全部完成发放并发了发放过程照片给我,联系吉安麦田召集人肖哥,她说北北已经在我联系他之前做了调查,材料也提交了北北。我打电话给柳州分社代课老师项目负责人哈妮,我刚开口说咨询一下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事宜,她立即一口回绝。所以就有了自然质疑中提到的我试图找志愿者为我做假证。对于哈妮,我也说几句她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工作状态,给她QQ留言很少得到及时回复,有时候的回复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柳州分社工作组例会也经常缺席,在忻城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事情上均由忻城地方志愿者蒙老师进行,曾经叫哈妮拿过一次收条给我,还有两次都是忻城志愿者蒙老师自掏腰包快递给我的。直到2015年下半年总社确定将此项目下放柳州分社,分社管理小组代表电话跟哈妮沟通后,2016年哈妮才真正进入到项目负责人的状态中。接着我联系了该项目小组成员天使叫阿宝,志愿者阿宝主要负责转款后与老师电话沟通是否有老师未收到资助款的工作。阿宝确定没有收到反馈哪位老师没有收到资助款,也在电话给蒙老师后的晚上及第二天陆陆续续收到忻城代课老师电话和短信,都表示资助款有收到,有位老师提到,有件事非常抱歉,之前接到一个自称麦田志愿者的人打电话问有没有收到资助款,但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然后抱着侥幸的心理说没有收到,以为这样说还可以再发一次钱。所以这一次的沟通和反馈工作,我个人从未私自打电话给任何老师,也没有如质疑方所说的电话跟该项目相关志愿者说为我做假证等情况。麦田秘书处做了结论,该项目不存在资助款未发放的问题。本次的调查过程中,我依然不知道是柳州分社自然和蓉儿是举报者。

这样的信息和截图很多,我只发布其中的图片,大家知晓即可。
石峰铭老师短信.png


石峰铭老师短信01.png

    五、2017年6月29日,柳州分社工作组部分成员私自询问我关于代课老师事宜,我说之前我也有收到总部北北跟我说有老师没有收到资助款事宜,经核查没有,相关证明材料我也已经全部提交总社,不知道还有什么问题。后来再跟总社沟通,才得知自然和蓉儿因对总社调查结果不满,投诉至麦田计划创始人莫凡处,莫凡已经叫基金会理事跟进此事。当天我就单独微信联系自然,她当时跟我说“你是愿意把钱退回来呢?还是坐牢?”我依然跟她解释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没有问题,如果忻城有哪位老师没有收到款我愿意周末立即跟她们下去核实。她的回复是“你晚上自己去跑50公里吧!”晚上她立即在柳州分社微信大群发布关于代课老师资助款去向不明的言论,我也在群内给予回应,她和蓉儿两位质疑方一直声称我个人退出柳州分社工作组群是因为心虚,请到柜台打印银行流水账单,有银行盖章的那种。

    六、2017年6月30日,莫凡发出他收到投诉后的调查报告,报告证明依然是这个项目资助款发放没有问题。质疑方蓉儿和自然在柳州分社工作组群内发布信息说,这个结论她们俩不认可,还说莫凡已经授权这个事件由她们俩人负责跟进,她们必须亲自查验了所有凭证才算过关。后经与莫凡本人核实,莫凡明确表示从未对她俩做过任何授权的事情。当天,负责转账志愿者立即到银行打印了流水账单。6月30日晚上23点,忙完工作的我,连夜整理好她们质疑的2013年-2015年银行流水账单。2017年7月1日早上邮件发了说明以及所有银行流水账单至柳州分社工作组群,以及总社。但是她们质疑方自然和蓉儿并没有查看,依然在大群内宣称我不敢拿出证据,心虚等等言论。

    七、2017年7月1日晚,质疑者蓉儿以流水账单银行字体小看不清为由,要求我复印送给她们审阅,还说是为了不扩大此事的负面影响。我慢慢整理了自己的思绪,我平白无故被冤枉,现在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我个人在柳州分社工作组发出最后声明“你们俩看不清楚,独立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会看得清楚,你们俩和本项目无关,无权获得原始凭证或复印件,如果有权,请明示你们权利来源的法律依据。本着澄清事实的态度,已经把有关数据公布出来,无义务你们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质疑或澄清的前提是有公正独立的第三方进行专项审计,基于此前提才能保证原始凭证提交或者复印的客观。我愿意先垫付审计费用,由你们,麦友代表,我,三方共同委托任意会计师事务所通过注册会计师依据法定会计规则进行审计。如果审计结果有问题,我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没有问题,请你们承担专项审计费用,并且拿出审计费用等额的费用给代课老师们发补贴!此事由代课老师项目引起,也应由代课老师项目终结,公平公正公开的解决,省得在这里捕风捉影地公讲公有理婆讲婆有理。我讲了不算,你们说的也不算,那就由独立第三方通过专项审计报告用事实说明问题!”
    八、2017年7月2日,我个人要求麦田委托第三方审计公司对项目进行财务审计。7月3日,麦田教育基金会理事联系我,告知基金会决议委托第三方财务审计公司审计,如我有问题追究我的法律责任,如没有问题,对方公开道歉。
以下是我个人7月1日发布的说明以及所有转账流水账单、凭证。

关于代课老师项目资助款质疑说明
      32年前的今天我降临人世,也许那时候的疼痛只是身体上的疼痛,然而从6月29日晚上柳州分社志愿者自然在群内发布的关于代课老师资助款项在我手上下落不明之后,彻底感受了一把心碎和一种疼痛的感觉,至今都还没有缓过来。这是对我个人品德的污蔑,愤怒、伤心充斥着我,五味杂陈。
       在此首先给各位麦友道个歉,此事给大家带来了困扰,也给柳州麦田带来不好的影响,辛苦柳州分社召集人砍柴七年为此事不停的沟通和协调,被当事人两位麦友攻击没有男人血性等等,但是他始终站在中立的角度处理此事,让我深深感受到他和我和野鹤柳麦三任召集人是何等爱着柳州麦田,万分抱歉。
       22岁那年,我是个刚从校门投入社会的年轻姑娘,因为对麦田疯狂的热爱,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柳州麦田的所有团队建设和工作中,只要是麦田的工作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只要山区孩子和代课老师有需要我都会竭尽所能去为他们争取资源。从未想过经手善款是一件极其敏感的事情,觉得自己每一分都用到山区孩子和老师身上就是正义的事,8年人生中最青春和美好的时光都留在了麦田,我至今无怨无悔,还记得单位前领导曾经问我,工作和麦田选哪个?我毫不犹豫的说出麦田。即使我如此掏心掏肺奉献着一切又怎样?公益不可能永远只有赞美,更需要理性,在内心一直规劝自己冷静对待,给广大麦友一个交代。因此为此事件做了这份说明以及附上所有证明材料。
     志愿者蓉儿和自然一直在声称为了保护我个人名义、团队名声,私自调查此事的消息我个人也是6月29日才得知,也就是大家看到自然发到群内我跟她聊天的截图。我第一时间通知负责该项款项转账的志愿者时间之剑于6月30日一定打印出所有流水账。6月30日当天,我一整天忙碌的工作,直至晚上23:00才完成一天的任务,看到自然和蓉儿不停地在柳州麦田工作组群中逼问召集人砍柴七年,说着各种难听、冷嘲热讽的语言。看完所有信息后我立即电话给志愿者时间之剑,他连夜送来打印的转账流水账单。针对自然就“素静在2013--2015年负责的全国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存在的问题”我将一一做以下回应:(以下红色部分为志愿者自然提出的质疑,黑色部分为素静我本人的回复)自然提出的问题详见麦田计划创始人莫凡发的帖子

质疑一:本项目资金管理存在问题。素静是项目负责人,按原则资金进出应该由项目财务或分社财务负责。但总社却把每年发放的资金全部转账到了素静个人账上,发放基本由素静个人操作。

回应:代课老师项目款项在我接手之前一直均转到负责的志愿者个人账号再转账给老师。我接手之后,2014年上半年还是由湖北志愿者晶晶负责代课老师的转账。我个人开始负责的是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全年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2015年下半年大麦田才决定将代课老师项目下放至柳州分社。详见柳州管理小组与北北的邮件沟通内容。
附件1:2015年7月关于代课老师项目下放柳州分社邮件沟通过程。
附件1:2015年7月关于代课老师项目下放柳州分社邮件沟通过程.zip (25.12 KB, 下载次数: 270)
发表于 2017-7-6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叶枫了 于 2017-7-6 11:13 编辑

在麦田做事时,我对待狗血的事一概是一笑而过。 —— 心底无私天地宽。 我在麦田资助了两个孩子,现在又到了汇资助款的时候了,团队公开发表声明说我的一切活动与麦田计划无关(地方团队有权代表整个麦田计划吗?),我在想:如果我把资助款汇到麦田账上,这是不是与麦田计划有关了呢?—— 算了,狗血就狗血吧,随它去!为了孩子,我依然按时汇款。
发表于 2017-7-6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叶枫了 于 2017-7-9 10:11 编辑

此帖我读了三遍。很赞同最后的一段话,也是我想对我的团队说的话。一直想说,想在论坛上说,但是一直没敢说,因为怕再次被伤害。时间是最好的药,现在我已经没有想说的心情了。不说也罢。麦田是家,希望在麦田还能有家的感觉。
发表于 2017-7-6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谁对谁非不做评论!一个民间公益团队,志愿者形形色色,所以麦田一直倡导“包容”,但是在公益的道路上,做的越多,来自四面八方的质疑就会越来越多,结果伤害的是做事的人、伤害的是地方团队、伤害的是整个大麦田!在这里,只想说一句:无论对错,但求无愧于心!
发表于 2017-7-11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一次看到论坛有这类的帖心酸,心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麦田计划 ( 粤ICP备12076381号-3 )

GMT+8, 2022-12-7 13:56 , Processed in 0.09052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