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咨询: 客服咨询(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平台(周一至周五 09:00-18:00)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查看: 4744|回复: 40

关于柳州麦田自然的投诉回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0 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于柳州麦田自然的投诉回复
作为接受投诉人,我本人立场中立,不对本事件作任何带立场评论。
红色为时间轴
蓝色为直接收到的反馈内容
黑色为本人说明

2017517
柳州麦田自然姐通过微信向我投诉关于柳州麦田素静的问题,
内容如下:
在这里向你反映柳州分社素静在2013--2015年负责的全国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存在的问题:
一、本项目资金管理存在问题。素静是项目负责人,按原则资金进出应该由项目财务或分社财务负责。但总社却把每年发放的资金全部转账到了素静个人账上,发放基本由素静个人操作。      
二、资金发放的总结反馈至今没有发放的银行转帐明细表,资金是否到老师账上没有反馈出来。      
三、分社财务发现问题后,我和财务对部分老师进行了电话核实,并做了录音。
其中广西忻城的大部分老师有半年、一年、没有得到资助款的,江西有老师每年都填了表,却从来没得领过钱。但每一年总社的发放名单都有这些老师的,资助款都一起转到了素静的个人账上了。钱到哪里了?   
四、发现这样严重的问题,分社财务蓉儿就问总社大小要素静的资助款转账反馈明细,总社居然没有资金发放明细,都是一些素静交上来糊弄人的不能体现银行转帐的数据。
分社财务再次问素静要最能真实体现发放资助款的银行转账明细表,她总是搪塞,以不方便透露个人隐私为借口,一直不提供银行转帐明细表,甚至她叫麦友哈尼帮她做伪证,哈尼以没参加发放资金为由拒绝了。又提供了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麦友”帮她做所谓的证据。
五、发现这样的问题,分社财务也和北北做了沟通,居然得到的是那么暧昧的结果!居然对这样有明显财务问题的事情不予追究,不去查实。


2017519
就柳州麦田自然姐通投诉我向秘书处了解此事。



2017524
秘书处(北北)正式回复:20171月的调查结论,内容如下:

1、针对所有的老师的指控,素静都提供了相应的截图、转账证据
2、三个特别提出的团体,吉安的由团队做出了调查,飞雪肖成亲自去学校,认定没有问题;沂城北更的蒙老师提供了发放照片和说明;几个单独的老师,特别是重点的曾祥贵老师,北北亲自打了电话,说收到了。
目前的结论:
1、不能证明素静有问题
2、建议老师提供书面投诉我们以便开启法律查证。
在此特别说明:秘书处调查结果本应该公开调查结果,但当时的柳州管理团队基于不想激化团队内部矛盾的想法,不愿意公开此事。

秘书处同时提供了
2017110麦田财务就事件回复秘书处
     之前已经跟你这边说过,代课老师的收条一直项目的操作都是由学校出具,没有具体到老师的每一个签名,根据之前的说明里面提出的有出现问题的老师进行了核实:
     1、江西吉安代课老师的费用是汇款到了吉安召集人飞雪肖成的账户,再由团队代为发放,有相关的收条凭证可查询,但为何没有收到款,这个不好考量,涉及的老师是:曾祥贵、宋建华、王富远、毛志明老师;
     2、杨盛东老师的有转账凭证,不过汇款名字确实错误,款项应该是被退回来了;
     3、石峰铭老师是忻城北更乡的代课老师,在转给蒙晓梅老师的33人名单里,蒙老师和忻城前线志愿者统一实地发放,跟素静要老师的签收单据,说当地的志愿者已经找不到了;
    整个过程中跟素静沟通过好几次,目前所有的转账凭证素静都已经发给我了,素静的反馈是这个项目是有一个项目小组运作,转款后都有一一电话回访老师是否收到资助款,并且表明以前的单据找不到了可以让老师补签,而关于银行流水,志愿者表示太久了,并且卡里还有他个人其他信息,不太愿意打印银行流水,所以是否有退款这些不好核实。     
     这就是目前收集整理的情况,从寄回总社的账目上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但确实在项目的细节操作上有漏洞,财务上有不好把控的地方,也存在不好核实的部分,具体接下来如何处理,就看北北你这边了。
     (含附件为出现问题代课老师相关的收条转账凭证)


2017524
我组建了由麦田教育基金会的两名监事陈正超(PC)和朱文军(棱角)组成的调查小组进行调查就此事进行调查。


2017618
在无锡年会中的理事会上,本人让监事陈正超(PC)就此事调查做了汇报。


2017629
我收到调查结论如下:
20175月调查小组开始和投诉人以及素静负责代课老师资助款项目的相关人员进行了接触。经多方了解情况,得出以下调查结果。
一、首先代课老师资助款不存在没有发放的情况。
二、项目在执行过程当中志愿者的责任心不强,和项目的服务对象没有很好的沟通,有的代课老师都不知道是麦田计划给的资助款。志愿者只是机械的执行发放款项的过程,让整个项目失去了温度。后期项目要加强项目志愿者和团队和老师的沟通,让项目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三。项目的财务监管要加强。每个项目必须要有财务截项报告。长期的项目按年报告。短期的项目按截止的时间节点报告。项目的财务报告发到基金会备挡备查。确保我们的项目款项经的起质疑和调查。

相关证据已经交由监事保存,有需要者可以联系他们索取。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留此备用帖
发表于 2017-6-30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柳州分社财务蓉儿,首先,感谢莫凡给我们一个正式的回复。
下面,将今天上午我向柳州分社工作组陈述摘录如下,还原事情经过:
     其实,这件事是我在2016年下半年应素静的申请,协助向总社请款和参与后面老师资助款发放中发现:有些老师一直没有得到这笔资助款、部分老师没有得到2015年的资助款,而以上这些老师的名字都是在申请表上的,也就是说他们的资助款是已经申请过了,但却没有拿到。
为了慎重起见,我与总社财务核实过这些资助款确实已经申请了,而且提供给我相应的证据。
我将这些情况向分社召集人砍柴柒年反应,他与项目部北北沟通后,同意由我亲自发放2016年已申请的42位老师的资助款,同时在发放时与老师们进一步核实往年资助款的收领情况。因为要打电话与老师们一一核实,而我的手机没有语音功能、工作量也太大,我向柒年建议由自然协助我电话联系老师们,他同意了、并取得了北北的支持(说与老师们的长途通话费由总社报账,后来自然并没有申请报销,自己承担了)。
在与各位老师电话联系中,发现有些老师的电话是错误的、或者停止使用,再与阿宝要电话号码,她说也只有这份电话,往年,她负责按这些手机号给老师们发一条短信通知,其他的她本人并没参与。最终,我们与这42位老师的33位取得了联系,慎重起见,有些老师我们反复打了不下3次电话,中间留足够的时间让老师们去查那期间他们提供银行帐号的进出款信息。
按之前达成的共识,我们将取得的相关证据(有老师们的电话录音和书信拍照)提交总社项目组,希望总社就此事展开调查。因为2015年上半年申请的老师是116位(除开8位发放不成功退款回总社,应该还有108位)、下半年104位,我们调查2016年发放的这33位仅占到总数的不到1/3,这只是揭开一个口子,要查清全部事实,应该对2015年所有资助款发放的100多位老师进行核实
而后来就此事总社的调查反馈让我真的很失望。本来很简单的调查,需要当事人提供当时的转帐流水单或凭证就可以说清问题的,因为当事人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拒不提供,(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无论是网银转账的电子流水单还是银行柜台打印的纸质流水单,不需要的个人转帐信息都可以涂去再拿出来使用,这点我们也反复申述了,但别人就是置之不理)总社北北要我们去找每一位老师写书面的陈述申请,这不是在为难人吗?历时3个月,前后20多封往来邮件都只是在说一些无关通痒的话,最终我累了,不得不放弃了。
后来自然联系上莫凡,老莫指定了两人理事参与调查此事,其中一人与自然联系询问过相关信息。但过了一个半月,自然再追问结果时,却是相互推诿,没有结果。
历时半年多,我们一直没有公开此事,直到昨天,素静主动联系自然,说收到柳州分社工作组反馈(这里需要核实,谁曾代表工作组反馈她?)并说我和自然在招摇生事,污毁她名誉,要起诉我们。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和自然还是本着不扩张此事,由自然与她沟通,尝试着只要把事情搞清楚,还老师一个公道。我想,晚上自然将消息放在微信大群,是因为与素静私下沟通没有成功,素静又不在工作组里,不得不通过这种途径了。况且总社也指示由分社自行处理了。
发表于 2017-6-30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收到。看了回复,上面对事情的调查只是个皮毛,真正能说明资助款去向的资助款银行转帐流水单居然没有让执行人提供,这是最基本的能证明资金去向的证据,居然经过你们几个月的调查至今没有得到真实的反馈明细。最终还是没有说明资助款到底是谁转的?转给谁了?转了多少?资助款转到哪里了?凭证呢!!!
发表于 2017-6-30 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utterfly蓉儿 于 2017-6-30 14:29 编辑

我仍有几个问题与老莫探讨:
1、您帖子里提到的总社财务回复秘书处的那三个团队中没有收到资助款老师的信息,是我反馈给总社项目部北北的,遗憾的这部分信息完整地传到了当事人素静那里,从保护举报人的角度出发是不应该的;
2、因为当事人得到了这份东西,就针对这三个问题补充了相应的辅证:相关人的证詷、部分发放照片、发放凭证(其中,有些是有问题的,见下面3陈述),我上面有提到,2015年发放的有100多位老师,我反映的仅是我在发2016年老师资助款中取得联系的33位老师中有问题的,其它2/3的老师展开调查了吗?结果呢,我没有得到回馈;
3、我当初联系江西吉安的召集人飞雪肖成,他仅提供了2014年的发放凭证,我问他2015年的,他明确回答人我他并没有收到2015年代课老师的资助款。后来,北北反馈给我他们补充的2015年上、下半年的发放凭证,从日期看是一模一样的同一份,说明补充材料是有问题的,我向北北指出,她也认可了,后面的调查结果我没有得到任何回馈;
4、我在邮件里明确向北北表示我对补充证据的疑问,一直希望能让当事人拿出当时银行转账流水单,如此多的疑点,一份很容易取得的银行转帐流水单就能让事实一清二白,不知道为什么不能拿出来见光?
5、昨天,柳州分社群里,素静说蓉儿和自然招摇生事,污毁她名誉,要起诉我们,同时,答应拿出银行转账流水单,今天我在分社群里追问,没有下文了。我也要给自己一个说法的,不能随便被人说是招摇生事之人,所以,我一定要看到据说已提供给总社的那份银行转账流水单(砍柴柒年上午在分社群里已答应转交我的要求),只有这个能说清问题。现在在这里,我仍然主张自己的这一要求
发表于 2017-6-30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自然美自然美 于 2017-7-13 08:30 编辑

这是素静昨天中午微信给我:
自然姐,我今天收到柳州麦田工作组反馈,说你联系老莫说我贪污代课老师资助款,我感到非常震惊。代课老师项目款的转账我个人从未经手,都由志愿者转账,都有转账凭证,每次转账结束后志愿者都会打电话咨询老师是否收到资助款。去年蓉儿跟总社说老师连续两年没有收到资助款的事情,我们又再一一电话沟通确认,以及将忻城代课老师每次发放的照片全部收集提交了总社。此事对我个人名誉造成了极大的恶劣影响,希望你和蓉儿不要再造谣生事了,所有反馈我个人及我们代课老师项目组都与资助人及麦田做了交代。

我的回复:
第一,我并没有说你贪污,这是你自己的用词。柳麦财务蓉儿把她发现的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的问题和质疑第一个跟我说,我们对这个资助款发放存在的问题只是提出质疑,希望得到你这个项目负责人的回复。素静你上面说:代课老师项目款的转帐你个人从未经手。如果不是你说谎话就是总部财务说谎话。证据是:从总部财务提供的银行转帐资料显示证明,代课老师的资助款是有直接转帐到你个人账户上的,证明代课老师的资助款是有经过你的。至今你借口以不方便透露个人隐私为由拒绝打印银行转帐流水明细表,没有反馈给分社财务和总部财务一份能证明你把代课老师资助款转到哪了或退款了的银行转帐明细凭证。
第二、素静你说:都是由志愿者转账。请问转帐的志愿者是谁?银行转帐流水单呢?至有谁得到这个所谓的志愿者的转给代课老师款项的银行转帐明细凭证!请你提供银行真实转帐明细凭证!请提供转帐自愿者的名字!
第三、素静你说:每次转帐结束后志愿者都会打电话咨询老师是否收到资助款,这是对的。但是请问这个志愿者是转款当事人吗?他清楚经手转帐了吗?分社财务在这个事情发生后,及时回访代课老师,通电话并录音。116位代课老师,只打了32代课老师电话,就有收到反馈,有代课老师有的半年、有的一年、甚至有从未收到过资助款的,我们有电话录音保存,其实这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要素静你提供银行转帐凭证来证明你把资助款转到哪里去了?也还有个别老师因名字、账号错误资助款被退回的,退回的名单、金额呢?
第四、素静你说,为了防止错误多次沟通是需要的。特别是对忻城北更乡的代课老师,我们都不止一次电话核实,老师收到或没收到资助款的通话都有电话录音保存。
第五、素静你说有活动照片反馈。这个照片上能反映证明的是:116位代课老师当中,32位忻城代课老师的2015年上半年的资助款发放,是在2015年暑假发放的由蒙丽梅老师现场代发,反馈没有问题。这只是2015年上半年的一小部分,项目是从2013年--2016年的,这几年的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的银行转帐明细你都没有反馈给分社财务和总部财务。没有资助款的银行转帐明细,资助款到哪里了?不能说是凭一次半年发放的照片就能说明全部代课老师资助款都得到了呀!照片不能代表银行转帐凭证呀!
第五、最后素静你说:所有反馈我个人及我们代课老师项目组都与资助人及麦田做了交代。可是最主要的反馈证据就是资助款的银行转帐凭证你没有提供反馈,最关键的凭证没有,怎么证明你这资助款转到哪了!
在这里,我和分社财务强烈要求素静提供代课老师资助款银行转帐凭证,以证明我们没有像素静说的“造谣生事”,更能证明素静的“清白”
发表于 2017-7-2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眼镜东哥 于 2017-7-2 23:13 编辑

怎么将我也搅和在里面?
发表于 2017-7-3 08: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钱是敏感的。一分钱都不容疏忽!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发现问题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提出来,为什么没人给予提醒和帮助。一个资深老麦,一个认真做事的老麦被公然对峙,是否想过她的付出?钱可以银行单流水凭证。如果真有问题可以交总社。已经向总社投诉就相信总社调查结果!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迫害,但是我认识素静这么多年,我相信她的为人!可能有犯错那也是太认真太积极导致的!如果她真贪污这样的钱,我也会鄙视她!但是我知道她不会!
发表于 2017-7-3 08: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钱是敏感的。一分钱都不容疏忽!我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发现问题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人提出来,为什么没人给予提醒和帮助。一个资深老麦,一个认真做事的老麦被公然对峙,是否想过她的付出?钱可以银行单流水凭证。如果真有问题可以交总社。已经向总社投诉就相信总社调查结果!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迫害,但是我认识素静这么多年,我相信她的为人!可能有犯错那也是太认真太积极导致的!如果她真贪污这样的钱,我也会鄙视她!但是我知道她不会!
发表于 2017-7-3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严肃的问题
发表于 2017-7-3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必须好好的有交代,清清除楚楚的。
发表于 2017-7-3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基金会监事会临时调查小组关于自然的投诉事件。此贴已经说明相关银行流水保存在监事会2位监事手里.投诉方和广大麦友都可以向2位监事索取。投诉方一直没有向监事会索取项目银行流水。为保证各方权益.征得各方同意现将项目银行流水及当事人的情况说明以附件的形式发在此处.如有疑问可以联系我和棱角2位监事.

关于代课老师资助款去向说明材料.zip

11.63 MB, 下载次数: 300

发表于 2017-7-3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12楼PC的贴,在此说明:
第一、素静的所谓银行流水资料第一次是在2017年6月30号17:52:28秒发给分社工作组邮箱里的。在此之前分社、总部没有任何人收到过这份所谓的银行流水资料。请问PC,你是在什么时候收到邮件的,看看时间,也和我们收到的时间差不多吧!所以我们也用不着向你这个监事索取了!
第二、PC你说:投诉方一直没有向监事会索取项目银行流水。只是我们和你们收到的邮件时间都差不多,不必要多此一举向监事索取,更何况我都不知道你是另外一个监事,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向我这个投诉人沟通过此事。在2017年5月17号我在没有得到总部任何反馈结果的时候就向莫凡反映了此事,莫凡当时回复(原话):自然好,关于上次你投诉的事,我已经委托了麦田两位监事进行调查,有需要的话他们会直接找到你,谢谢!调查人员会跟你们对接,你们配合他们就行。到目前为止只有麦田监事棱角在5月24号联系到我,和我在微信上进行了简单的沟通,没有下结论。至于PC,我真的是在你跟帖发言了我才知道你是另外一个麦田监事。刚才我看我微信了,见你加我微信了,等会跟完帖回复你哈!
第三、2016年10月柳麦分社得到部分老师反馈没有收到资助款
            2016年12月17日柳麦财务给总部项目部负责人北北如实反映了情况,但都没有              
                                         得到结果
            2017年5月17日我直接向莫凡做了汇报,分社希望尽快得到解决这个问题的答复
                                       能反映给还在期盼反馈的代课老师
            但是,目前为止,素静一直没有提供能真实反映资助款发放去向的最基本的原始凭证----银行转帐流水凭证,你们、我们得到的是电脑传过来的拍照资料邮件,你们说这能做财务的依据吗?能真实反映资助款发放的真实去向吗?能做法律依据吗?如果这样的依据也能忽悠中国麦田计划的财务制度,那我真的是服了!
发表于 2017-7-4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得知这个消息,我感慨:以我红茶,被人逼问这些东西我肯定想不起来,假如有资助老师的款退回,没有人追我,也许那钱就躺在我的银行卡或者早被我用掉了。其实,也是我多虑了,尽管就麦田理念之争说三道四过,但我始终坚信麦田的财务制度是严苛的。
对于公益组织,公众有监督权,这是显然的,但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志愿者,姑不论她是否有功劳苦劳,都显然是非常错误的。
我想请教的是:谁给了所谓的调查者自己来要这样要那样的权利?您已经私下调查这么久了,有所谓的证据,您又正义凛然,您又不信任总部调查,您又不怕伤害别人,您何不直接报警?
发表于 2017-7-4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美自然美 发表于 2017-7-3 20:51
就12楼PC的贴,在此说明:
第一、素静的所谓银行流水资料第一次是在2017年6月30号17:52:28秒发给分社工作 ...

我来说两句。

我觉得自然美的立场带有偏向性,你是站在“推定素净一定是有私吞资助款的重大可能+总社偏袒素净”的立场去沟通和处理这个争议的。既然你已决意坚守你的立场,再多解释、调查、说明、证据又何用?就像你第三条说的拍照材料不能当证据,那银行的流水单+银行章拿给你亲自过目你就能相信了?银行流水单好像也没什么防伪功能吧,更别说章了,找人刻一个不算贵的吧?

打蛇要打七寸。从这次投诉来看,我觉得你这几招难以“置敌”,即便不用讲礼节,也得注意招术,素净在柳麦这些年,接触分社财务的机会很多,如有谋财之心和机会,应该会不局限于代课老师这个项目,毕竟吃代课老师这份难度有点大。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让老师签领现金+按手印的话,老师收到应该会记得,即便说不记得还能对质---有你按的手印+学校章为证,如果老师还咬定说没收到,那就要找当时的发放同行人(证明人)作证,假如只有素净一个人去发放现金、又没有证明人、又没有学校的章、老师又咬定没收到,那还真是解释不清楚,只能比对指模了。如果是让老师先签字、后再转账的话,这种走银行账是比较安全,造假较为不易,得伪造收款人和账号或者伪造银行转款记录等。我觉得素净要是造假的话,一般会选择前者,即走现金账的方式,伪造老师签字、指模,再想办法盖学校章报账,这个查证也简单----拿出签收记录,找证明人对证,或者找没收到款的老师对下指模。相比发放代课老师资助款,可能从其他项目徇私的机会更方便点,比如报销采购物品及经费、物流快递费用等等,这种有票据冲抵,采购物品消耗掉又难以查证。建议柳麦不妨在这方面下点功夫查查,哪怕有一例两例且不论金额大小,都能间接给佐证素净吞了资助款嫌疑加分。


事已至此,多说无妨。不管结局结论怎么样,当事双方总有人会退出麦田吧。公益做成这样,有内部矛盾,解决不了公开化,演变成人和人之间的攻击和争斗,有意思吗?再玩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发表于 2017-7-4 13: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个事,我觉得大麦田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这么大的项目,在发放和反馈上做的还是不够严谨。麦田一对一的发放和反馈都很成熟。同样是一对一,为啥代课老师项目却被翻出是2015年的账。
发表于 2017-7-4 14: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6楼:第一,代课老师项目不是从2013年开始,早就有了,之前叫大山脊梁。第二,2013年全年和2014年1-6月代课老师的款是我和小笨笨一起转账发放的,如果需要调查,请另行处理。
发表于 2017-7-4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请教的是:谁给了所谓的调查者自己来要这样要那样的权利?您已经私下调查这么久了,有所谓的证据,您又正义凛然,您又不信任总部调查,您又不怕伤害别人,您何不直接报警?


回复14楼我的冰红茶
怕我不懂乱说话,赶快去温习了《麦田宗旨》、《麦田计划分社/团队财务管理实施细则》中第十条:财务信息公开披露的要求,十二条,以及《麦田财务》中必须严格执行的“四个必须”。看完才敢回贴。
1、我是一名正宗的麦田志愿者,我敢负责任的说我有权利和义务对麦田活动中出现的问题提出质疑。有权利配合分社、总部进行调查。在有代课老师反应没有得到资助款的情况下,为了怕伤害当事人的名声,当时分社召集人、财务、我三人一同协商,不对外公开,把情况如实反应给总部,一直配合总部调查,并不是你说的我个人私下调查。不过你说调查那么久了,确实是被拖得太久了,到目前为止没有谁得到纸质的银行流水账凭据,这是关键的证据。半年多了还没有的到!素静以不方便透露个人信息为由拒绝提供,这个总部财务给我们的文字反馈。我们相信总部反馈。
2、报警容易呀!但是这个小问题自己不解决,跑到外面去,你叫麦田计划、麦田财务、麦田基金、麦田原则情何以堪!就是因为相信总部,才这么等啊等!要不然像你讲的有可能报案了!不是报警!
发表于 2017-7-4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十五楼hargo
1、项目的基本情况:素静是项目负责人,在柳麦成立了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小组,但项目组没有设专职财务,经核实每年总社是把款项打到素静个人账户上的。13--16年,每年大概有116位广西、湖南、江西等地的老师接受1200/年的资助,全国各地要每个老师的指模不现实,素静就按发放表格上登记的老师姓名、银行账号、电话、学校、地址等,大多以银行转账形式发放。所以说,这个银行转帐凭证你们说重不重要呢!是不是财务做账的最基本的原始凭证呢!按财务制度这个时候这些凭证早就应该被躺在总部财务的账本上了!!!
2、请问hargo,比如你作为财务,有麦友在你这领了一笔钱出去发放,是银行转帐的,该报账的时候一直拒绝拿原始凭证给你做账,也不给你一片纸质凭据,在你逼急催要的情况下,只给你发个电子版的拍照的所谓凭证给你报账,你觉得OK么!
3、就事论事!不搞事、不被搞事的人利用,就不会乱!
4、关于你说的“置敌”招数,遗憾我涉世未深,懂的招数不多,只知道麦田原则,还请你多多赐教!
4、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麦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能坚实的走下去真的是要靠高度的自制能力!白蚁能倾巢,但绝大多数人不是白蚁专家!
5、就怕可悲的是,公开了还得不到公正、积极的响应!那真是对麦田制度、麦田基金的一个拷问!
发表于 2017-7-5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美自然美 发表于 2017-7-4 23:06
回复十五楼hargo
1、项目的基本情况:素静是项目负责人,在柳麦成立了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小组,但项目组没 ...

回复:
1、素净如果是用银行转账的方式给代课老师打款,当然是有凭证,无非是在柜台办的纸质凭证或者网银转账的电子凭证。既然前几年一直是素净对接这个项目,款是她找总社请的,总社是把钱打到她个人账户上,理应是由她去跟总社反馈款项发放情况、凭证收集入账。既然当时你们都没有参与,素净当然可以不给你提供当时的相关材料,能接受材料提供的只会是麦田方管理人员或者委派调查人员,你不能因为质疑素净在发放中可能存在问题,就以麦田志愿者享有监督权就要升华到享有调查权和要求别人配合你行使被调查权,这不是一回事,试问我能以怀疑70个分社财务都有问题而要求他们把财务资料全部拿来我看看吗?又或者你们当时参与了代课老师款发放,但却没有在当时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又或者知道可能存在问题但却在当时不报,现在在素净不再接手这个活的时候站出来踩一脚,请问有同谋之嫌吗?
2、如果你觉得素净可能没将款项转到代课老师账户上,请一定要指明她以哪种方式造假,有的放矢,比如伪造老师资料受领款项、错写账户导致转账转出即被退回再截流、少打漏打款等,你怀疑质疑的话也不能东敲一榔头西打一靶子乱放枪。建议把你认为发放有问题的代课老师资料整理出来,跟总社财务去对质。既然你都说了素净是按照代课老师留存的账号等信息打的款,那这些重要信息不光她有,最初走访的人也有、总社也应该有,拿出来比对下不就行了?
3、关于入账问题,一般是需要原始凭证入账,但如遗失的情况下一般也可以用复印件代替,能证明真实合理性就行,具体合规不合规,以财务、审计专业人员意见为准。你说的入账我不清楚是入总社的财务账,还是你们分社自己的账,如果像你说的那样这笔款总社直接到素净账户,应该是到总社报账,无需分社再记账一次。
4、总社以国家政策取消代课老师为由,作出对代课老师项目受助人员只出不进的决策稍有武断。代课老师的资助和贫困学员的资助是类似的,存在即有合理性,不能以项目纳入消亡期即疏于监管。
5、素净在主持代课老师项目的时候,好像兼职于总社,享有相应补贴。请问下这个是否跟柳州这边以代课老师资助款发放问题问责素净相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麦田计划 ( 粤ICP备12076381号-3 )

GMT+8, 2020-4-1 04:00 , Processed in 0.08837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